6旬夫妇5年骑摩托周游全国行程14万公里

6旬夫妇5年骑摩托周游全国行程14万公里 他叫张殿文,她叫章臣瑶;他62岁,她59岁。网下,他们是一对普通老夫妻,退休教师,桃李满天下;网上,他们是无数网友、驴友、摩友眼中的不老传奇。 有艰辛 “一辆摩托三条命,纵歌西行6000里。” 三次西进,穿越危途新藏线,走过荒漠和冰川 2004年之前,对南师附小科技老师张殿文和在同仁小学教语文的章臣瑶来说,旅游只是节假日和儿女或同事去某个景点的走马观花,“虽然也很快乐,但总觉得少点什幺。”而喜欢旅游的他们,随着年近退休,也开始越来越多地憧憬并行天下的幸福晚年。 那年春,张殿文花7000元买了生平第一辆摩托车,那是一辆春风牌“艇王”,“比起当时年轻人玩的进口车差远了,但就是它带我走进了一个崭新的世界。”当年寒暑假,夫妇二人骑着这辆车,“很拉风、很兴奋”地玩遍了黄山、西湖、太湖等南京周边“可一日来回”的景点。 “我们明年去些远一点的地方吧?”老伴这个正中张殿文下怀的提议,让他们在2005年7月底,“一不小心骑到了西宁。”整整23天长途旅程的疲惫,在青海湖仙境般的景致面前烟消云散,“也不算很远嘛。”两人对着近在眼前的青藏高原互相打趣,却又忍不住喜极而泣。 2006年南下福建,2007、2008年两次入藏——夫妇二人的长途摩行一发而不可收,“想停留尽可能多的点,又得算准日子赶回来开学,很多地方只能匆匆一瞥,然后立刻赶路。”也因此,这些在许多摩友眼里已堪称壮举的骑行,对他们来说只能算是“热身”,“真正的旅程,从退休后开始。” 2008年夏,张殿文告别讲台,一双儿女也早已立业成家,“无牵无挂,正好闲游天下。”在当年的游记中,张这样总结,“我们夫妇再度南下,痛痛快快玩了96天,其中在云南33天,在海南33天……”而此时他的座驾,已换成了一辆国产125。 高潮在2009年5月的一天到来,张殿文夫妇第三次踏上了西进之旅,而与以往不同的是“这次要穿越在摩友圈里被视作危途的新藏线,极为难走。”在张的电脑里,那一幅幅背景不是荒沙便是冰川的照片,昭示着其一路艰辛。“很惊险很刺激,但总算走过来了。”133天之后,他们终于带着满身风尘凯旋,而随着老张一路无线上网全程直播,国内各大摩友论坛早已轰动,南京英雄夫妻的事迹一时传为佳话。 昨天在张殿文家的楼下,记者看到了那辆摩托车,斑驳的漆面和历尽修补的车身上承载了两位主人太多不凡的记忆。最有趣的是后备箱的位置,一个手制木箱被牢牢固定在那里,“不管去哪儿,我们都带着托托,这是给它设的包厢。”托托是夫妇二人的爱犬,13岁已算老年,跟着他们走南闯北行遍了祖国大好河山,“一辆摩托三条命,纵歌西行6000里。”张殿文这样描述当年那段新藏之旅,豪气干云。 有爱情 “我们就是一对平常夫妻,谁也离不开谁。” 在宿营地用随身带的炊具烧吃的,有家的感觉 其实作为摩友,张章二人的行走线路很多人都曾去过,而为网友称颂乐道的,除了他们的花甲“高龄”,更有那夫唱妇随令人感怀的爱情。张殿文和章臣瑶相识于连云港插队期间,至今在他们的闲谈中,还总出现当年携手同游花果山的场景,“喜欢和他一起到处玩,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吧。”很难看出年龄的章臣瑶,忆及往事时而嫣然一笑。 回城、结婚、生子……忙碌的生活和工作让他们在退休前少有闲暇出游,即便如此,“每天晚饭后总会一起去散步,再忙也要空出星期天的时间到公园、东郊或者商场走走。”张殿文和章臣瑶都不是那种张口闭口谈说爱情的人,在他们眼里,“我们就是一对很平常的夫妻,做什幺都喜欢在一起,谁也离不开谁。” “累是肯定的。”张殿文告诉记者,几乎每次旅程他日行都超过200公里,每隔50分钟左右就要停车休息,“一般是就地躺下闭目养神10分钟。”而此前一路颠簸还得兼顾拍照的章臣瑶也得空下来活动筋骨,顺便给爱犬放个风。“经常在一些没有人迹的地方停留,两个人一条狗,好像这片天地都是我们的。” 每日到了宿营地,张总是立马累得瘫倒在旅店床上,“我睡觉,她在房间里用我们随身带的炊具烧些吃的,醒来以后满屋子热气腾腾,香味弥漫,一下子就找到了家的感觉。” 同样的旅程,有爱犬爱人相伴的张殿文羡煞了太多孤身上路的摩友。有人在张常去的论坛如是感慨,“看了两位相濡以沫的游记和照片,终于理解了老哥一路走来无畏艰辛的勇气何来。年华易老,唯心不老;时光流逝,唯爱难逝……”或许正因为此,张殿文才会有那“纵歌西行6000里”的冲霄豪情;才会在荒无人烟的藏北冰川上,老夫聊发少年狂,脱光衣服在冰雪里裸浴,成就了老伴相机中一组此生难忘的镜头。 有友情 “他们就在附近,邀请我们去做客。”半路上常有网友邀请他们当“贵宾” 而除了爱情,时时不期而至的友情也让夫妇二人平添许多继续旅程的勇气。 “途中经常会遇到摩友,有的素不相识,有的恰好是同在某论坛的网友,总会停下来打声招呼,谈笑一番,然后同行一段或分道扬镳。”也因而每每老张夫妇人在旅途,网上总常出现一些类似“今天偶遇铁骑(老张网名)夫妇,合影留念”的帖子,围观者甚众。无一例外,这些人从此都成了夫妇俩的好友至交。 更让张章二人感动的,是从论坛得悉他们行程的网友,经常会留言或干脆找到电话打来,“说他们就在附近,邀请我们去做客。”甚至有人骑着摩托专门来“堵”。盛情之下,两人不免做了许多次“贵宾”,所到之处总有若干同道好友相迎,把酒纵谈,深夜难眠。 冒的是险追逐的是青春! “保持年轻的心,会让人忘记年龄” 路上的体验和感悟能铭记一生 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,行程十万里,心坦路自平。事在人为,休言万般都是命,境由心造,退后一步自然宽。”这段文字,是张殿文的网上签名,也是他的晚年生活写照。 “我其实挺不喜欢别人问我年龄,所以有时我会反问,你觉得我像多少岁?很多人都说我做的事,不像一个已经奔7的人,我自己也这幺觉得。只要保持一颗年轻的心,有时候真会让人忘记年龄。”张殿文说,他和老伴旅游,早已过了那种“为了景点”的阶段,“喜欢冒险,喜欢挑战,喜欢那种在路上的感觉。” “在路上的感觉,对他们来说,是追逐青春激情、饱览秀色壮景;是和老伴相伴相随、和旧朋新友把酒言欢,这个过程中,还会获得很多可贵的体验与感悟。”教了一辈子语文的章臣瑶比较感性,她时常会为那些旅途中擦肩而过的人或物感怀。一道在车后座惊鸿一瞥不及摄入镜头的景致,一顿卖相不好却很可口的不知名土菜,或是一个曾经帮助过他们的人——经年旅途中,的确有很多人无私帮助过夫妇二人,“我们曾遇到过几次险情,比如在翻越夹金山时遇到塌方,修路的师傅专门为我们腾出住处;在青藏高原几次摩托车故障,路过的藏民主动用卡车把我们载到镇上;几次住旅馆,人家听说我们的故事后坚持不收钱……”这些经历这些人,都被夫妻俩写进了游记,更永远记在了心里。 (有删节)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