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amTaiwaneseandIspeak

之前,有一批台独青年在网路上提倡「IamfromTaiwan.IamTaiwanese.IspeakMandarin.」的话术。据他们说,向外国人自我介绍时,如果讲「IspeakChinese」,容易被误认为中国人,很讨厌,「Mandarin」不那幺「Chinese」,比较好。

该则图文引发正反热烈争论。要我说的话,用Mandarin一词称呼台湾的这个「国语」,是比用Chinese来得精确,但绝不会更具台湾主体性。Chinese尚可做较宽鬆的文化解释,Mandarin就是官话,特政治,在现代,就是国民党、共产党推的「全中国」统一语言。

这小差别,讲给在意的人听一下就好,我则完全不在意。我要问的是:Whybother?你干嘛特地跟外国人讲这句话?这时你根本在speakingEnglish不是吗?

IamTaiwaneseandIspeak

伤脑筋的认同声明

显然,这三个「我」字开头的句子,是一组认同的声明,依序关于国家、身分、语言。前两项,Taiwan跟Taiwanese,没有问题。但台湾的语言现实,却让发起者TPS小编们[1]感到彆扭了。照说,如果语言名称一听就跟国家、国籍相符,那幺台湾人就不致因此被误会是中国人,可惜事与愿违。

使用一种语言,跟把这种语言当成国族认同的一部分,是不同件事,这点合先叙明。台湾人当然可以说Mandarin,也可以说任何语言,而不妨碍其认同台湾,到此,TPS小编和我一定同意。但他们似乎跨出了矛盾的一步,要把Mandarin树立为台湾人的集体认同语言。

所以他们不只特地提出三合一认同声明,还强调:「中华民国国语」如今已跟中国「普通话」颇有出入,成为具有台湾特色的TaiwaneseMandarin(Mandarin在台湾语言学界通称华语,TaiwaneseMandarin则是台湾华语,本文以下将如此使用)。

不过也有另一种可能,就是TPS小编其实并不真的积极认同华语,只是消极地想跟中国少点瓜葛,那既然改变不了IspeakChinese的事实,换个字总行了吧?就是说有点无奈这样。

依我看,台湾人对华语的认同,一般也不强,只是被动接受跟习惯,没多想。本土语言推动者常酸「天龙人」以为华语高级,其实那是古早的事了。现在情况很尴尬,「台湾国语」的汙名还在,但太捲舌又会让人不快。台湾人对自己有点台的华语试着释怀,但没到喜欢,眼中有「高级感」的语言,是英文、日文、法文。

探讨台湾的语言认同,我要从一个反面问题切入,那就是:为什幺,连鼓吹在护照上贴台湾国贴纸、否认和中国同文同种的独派青年,都宁可在「IamfromTaiwan.IamTaiwanese」之后蛇足「IspeakMandarin」,也讲不出「IspeakTaiwanese」?

进退两难的语言困境

Taiwanese字面直翻为「台语」,但就连这是什幺,都有点麻烦,有些人不准别人依最普遍认知和习惯来使用这个词。他们觉得「台语」应该包括华语、「福佬语/闽南语」、客语、原住民族语[2]。TPS小编即使不是自己这样想,至少也顾虑到这种压力,所以他们谨慎地使用「台湾闽南语」、TaiwaneseHokkien。

台语不只名称敏感,认同地位上更敏感。保守的潮流,是把各本土语言都严格视为「族群」语言,不鼓励跨族群认同。表面上说没有打压了、要平等包容了,实际上只有华语配享有跨族群的普遍认同。

这种情况下,台独青年不会用「IspeakTaiwanese」来表达集体认同,就完全不令人意外。

不过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:Theyactuallydon'tspeakTaiwanese。就算「台语」一词遵循政治正确,包含客语、原住民族语,他们还是一种也不说,那当然就只有Mandarin了。他们不想说谎。

我并不认识TPS小编,不知道他们个别的语文能力,但重点不是一、两个人,而是这个倡议的群众基础。年轻群体本土语言能力不佳,极少使用,是普遍现象。

「IspeakMandarin」声明,就是这一层卡一层的语言困境下的产物,心态归根结底就是一个「弱」字。天然独青年重度依赖华语,又讨厌中国,只能玩这种文字小游戏。我很好奇,当他们遇到自豪的强国人,向对方声明「我说的是Mandarin,不是Chinese」又如何?比较有气魄吗?一位网友浇了冷水:「IspeakMandarin」意思其实就是「我被迫说官话」。

IamTaiwaneseandIspeak

反思殖民伤痕

TPS小编承认华语是殖民语言,但辩解「殖民语言在台湾也演变成了具有台湾特色的TaiwaneseMandarin,跟中国的Mandarin用词、发音、文字都有很大的不同,所以也是台湾的语言之一。」[3]

哦,「很大的不同」是多大?事实上是沟通无碍,不然就动摇国本了,台湾继续以华语为国语的理由就要瓦解,对外华语教学也至少半毁。难道台湾至今紧巴着华语,是为了区别中国?当然不是,明明是看在大国崛起的份上啊!

有人以为因过去长期隔绝,致两岸华语趋异,这想法也大有问题,问题出在比较的基準。从全人口来看,台湾从终战时几乎无人识华语,然后本、外省人讲着各自母语腔调极重的华语,代代经国语政策持续「教化」,发展成一种台湾腔已相对轻的华语,并经历30年的跨海密集交流,现在跟普通话是更近,而不是更远。

许多独派青年排斥「中国用语入侵」,他们想维持差异,也强调差异。但这抵抗注定徒劳,台湾华语不但跟普通话差不多,今后也没有扩大差异的利益,只有持续趋同的利益。

抵抗「华语华化」更麻烦的,是不明为何而战。你学日语会抗拒「日本用语入侵」吗?华语就是华语,依赖人家的语言,又不爽人家的用语跟腔调,不能不进退失据。

也许你会因台湾华语毕竟在台湾演化,里面带有台语印记,而感到亲切,但现实中,这不是温和自然的融合,而是以本土语言的强制快速灭失为代价。你阿妈当年几句「国语」讲得满头大汗还被笑,一定不觉得亲切;你再看现在一口不捲舌华语的青年一句台语都不会讲,就明白了,这就是殖民伤痕。客语、原住民族语在华语中留下遗迹的「荣幸」还更稀薄。

认同是怎样长成的

现在连中国人也用来自台语的词,例如「吐槽」,这表示台湾文化反攻大陆吗?误会大了,是台湾人台语放给它烂,非但不会写「thuh-tshàu(黜臭)」,久了连发音也歪掉啦。

不是我在thuh-tshàu,中国那幺大,南腔北调不足为奇,各地都能比来比去,「台湾腔」的一点点小特色,凭添交流的情趣罢了,还为两岸一家亲加温呢。

其实,台湾华语能否承载台湾认同,以本文的观点,重点根本不在于它跟普通话差多少。同样地,有些台语运动人士努力争论台语跟中国的闽南话大不同,已是独特语言,他们的对立面则酸台语只是闽南话,嘲笑台语认同。以一致的标準,我也要指出,这些都无关宏旨。

因为这些本质论的说法,都忽略了认同的真正形成过程。文化、语言、族群这些东西,没有明确的界线,而且一直在变,人们如何认定这是我们的、那是他们的,是基于特定时空条件,最明显就是政治。当前的台湾认同,最根本就是为了区别于中国,不只中共。它不是两蒋时代的中华民国认同,是随着民主化、本土化兴起的,生而反对大中国意识型态。

语言认同本来不一定要跟国族认同重合,看世上英语国家那幺多。但台湾认同的特质既然如此,只要政治大势没变,这个共同体要嘛就不要有语言认同,坦白承认被同化就好;要有语言认同,就没办法跟国族认同走反方向,硬要走就两腿打结,TPS小编已经示範。

本土语言的定位,也是同样道理,关键在于兴起中的台湾认同重视的是什幺,不是前现代的移民故事,也不是智人出东非记。(待续)

[1]该网页名为「台湾国护照贴纸(TaiwanPassportSticker)」,管理者自称推广贴纸的志工。但网页与贴纸设计者陈致豪(老丹)无关。

[2]更有人主张要包含印尼语、越南语等等。且慢,学东南亚语言很好,但那是外语的範畴。台湾自居上国,把拥有2.5亿、9000万人口大国的国语当做弱势,当做自己的本土语言在推,绝对是瞎搞的错误政策。请参考我2015年发表在「想想论坛」的〈新住民语文课敢是母语教育?〉一文。

[3]「台湾华语是台湾独特的语言」这类论点一直有人建构,例如傅大为1991年发表的〈宽广大道上的台湾官北话〉、何万顺2009年的〈台湾华语与本土母语:冲突或相容?〉,但他们的主旨都在于呼吁台湾不应排斥华语,还不像TPS小编(似乎)直接推举华语做台湾代表。

华语在台湾的霸权地位从未动摇,傅、何这样的呼吁可谓来自平行时空,好像叫大雄不要欺侮胖虎。国家权力持续边缘化本土语言,不是他们关心的事;华语的普及,在他们眼中,是存在即合理,只缺全面的心悦诚服。

另,何拿来跟台湾华语比较差异的对象,是「北京话」与人造的「标準国语」,不是今日实际的普通话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